TOPICS

通知

2021/09/16通知

致赵牧师的信

38年来,因一直与赵牧师同行,便常常忘记了他的伟大。但于此数日之间,却深深地感到,我是被一个多么卓越与崇高的人所爱着。于26岁时,因着奇妙的缘分而得与赵牧师相遇,并将这世界宣教之路共同走到了今天,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神无尽的恩典。

自2020年3月3日从首尔回返后,由于新冠疫情的蔓延与日韩关系的恶化,便已无法再取得签证,虽屡次尝试再渡韩国,但皆未能如愿。记得去年5月他曾说道「都已忘记你的摸样了啊」;就在倒下的前日,他还曾在电话里说「真想见你啊」;因略感忸怩,话到嘴边又咽下的那句「我也是」,不想竟成了我一生的遗憾。接着,便于次日的7月22日,接到来自牧师秘书室的紧急来电,得知了赵牧师因突发脑出血而被紧急送往医院的消息,凡此点点滴滴,忆之犹如昨日。

于此1个月后,自他恢复意识起,距今的这1年1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每周都会通过视频相互通话,彼此祷告,想来至少也算是种慰藉。赵牧师虽因喉咙插管而无法作声,但还是每每期待着以唇以目,与外界进行交流。当提到「等病好了,再去温泉旅行」之时,他脸上浮现出了莞尔笑容,但对我而言,那却是赵牧师最后的一抹微笑了。最后的半年,则是与疾病斗争的凄绝生活。这半年来,视频电话的内容,则由通话全部变为了祈求医治的切切祷告。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赵牧师平时虽然看起来十分痛苦,但在深切敬虔的祷告之中,吟诵圣经的话语之时,便会停止躁动,露出格外祥和与平安的神情。每当这时,便会由衷地感叹,赵牧师真是属神的人啊。现在回想起来,必定是神不想让身为弟子的我亲眼见到赵牧师痛苦的样子,而阻止了我的首尔之行。而且,我也确信必定是神为了让我与纯福音东京教会和纯福音日本总会的各位圣徒,一同承受这悲伤与哀思,并更好地安慰各位,而把我留在了日本。

回顾38年来,与赵牧师齐心协力、沐风栉雨地环绕地球的120周,更加深切地感到,若无圣灵的眷顾与带领,此等事工是绝对无法完成的。60余年的牧会生活,一日不休地为了传扬福音而竭尽全力,这便是赵牧师;不论是百万人的圣会,还是百人的聚会,总是以敬虔的祷告装备自己,全力以赴,这便是赵牧师;情笃弥深,爱惜门徒,虽然开创建立了世界最大的教会,但面对人前的称赞仍会羞赧,这便是赵牧师。因而,我也惟有将深爱教会,珍爱圣徒的恩师的牧会哲学承继下去而继续努力。有幸能成为赵牧师宣教足迹的真实见证者,我感到由衷地骄傲。而且,也没有什么能比与赵牧师共同走过这条宣教之路,而更加值得骄傲的事了。为了赵牧师所托付的拯救日本一千万灵魂的使命,我惟有尽心竭力,在所不辞。

赵牧师,真的感谢您。请于天国安息主怀。

纯福音东京教会担任牧师 志垣重政